摇光

当佐助成为审神者3

“今天佐助。。。也没有来呢”乱不顾及形象的在地板上滚了一圈,语气中不掩失落。把手放到一边防止他掉下去,一期一振叹了口气,“许是主君有什么事情”“可是已经三天没有来了,药研说大将是在现世陷入睡眠后过来,佐助是三天没有休息吗?”而且,庭院里的草木都枯死了大半,一直保持夜晚,已经三天没有天亮了。“佐助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五虎退眼里水光闪闪,“小老虎们都这么认为”“如果能去现世就好了”乱看着所有人面上的担忧,苦恼的挠乱头发。不止粟田口一处,几乎每个部屋都有过这样的对话,佐助可不要出什么事啊。
就在所有人都要耐不住性子上报时之政府寻求帮助的时候,佐助回来了。几天之间就削瘦憔悴了许多,眼神少了光采,身上却多了一些沉重的气息。“佐助。。。”清光担忧的看着他,佐助抬眼望他,又似乎只是寻声而已,空荡荡的眼神让人担忧。“佐助,出什么事了?”药研推推镜片,示意大家去屋里再说。清光想像之前一样拉手,佐助猛地缩了一下,被这个动作刺了一下,清光红瞳暗了一下,“佐助,我是清光,是你的刀啊”“清光。。。”佐助愣愣的看着前方,“清光!大家,爸爸妈妈,都死了,哥哥,那个男人杀的,我绝对要杀了他”佐助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从几个字句中推断出他遭受的事情,清光心沉下去,果断出手打晕他。被困在噩梦中反复遭受精神刺激的佐助终于得以休息。推上樟子门,清光手背捂着眼,星光真刺眼啊,一滴晶莹从脸颊滑落。
与之前轻松的军事会议不同,全员都聚集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所以。。。该怎么办?”首先说话都居然是山姥切,金发的青年抬起头来,在所有人脸上看了一圈。“要复仇吗?”小夜面无表情,声音低落,佐助。。。也要步入那片黑暗之中吗?“佐助。。。”短刀们都难过的哭起来,从一开始的抽泣到嚎啕,似乎要替佐助发泄出来一样。“我们是佐助的刀,佐助要复仇,我们就要为他斩杀敌人”至少在那条黑暗的路上不至于一个人走,还有他们陪伴。“我们要当佐助的家人”复仇之后还有归处,还有他们等待。“虽然对此事存疑,不过伤害佐助的人就该下地狱呢”三日月和几把老刀们互相交换几个眼神,“加州,你和山姥切负责照顾佐助的情绪,烛台切准备一下食物吧,药研,佐助的身体交给你了,长谷部,一期,宗三,文书由你们负责,出阵远征内番按原来的顺序进行,大家做好份内之事,不要给佐助添乱就是最大的帮助了”所有人齐声应是。
“佐助君你醒了”木叶医院的女医生看他醒了非常惊喜,佐助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脑袋昏沉,再度睡过去。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