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

迷上咔酱之后觉得山伏国广好亲切,因为: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凛和清光光,好想看他们互动

当我爱罗穿越秦时

       痛楚仿佛是从灵魂上传来,可以感觉到生命力随守鹤的剥离流失,我爱罗努力想睁开眼睛,却终是一片黑暗。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吗,虚无,寂寥,而且,又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难得自己还这么清醒,我爱罗仿佛游离在外,又好像难以挣脱身体的束缚,渐渐地,意识好像也随生命流逝了,我是谁,我在哪里,脑中记忆片段闪现,却一闪而过,再也找不见。最后的感觉却是找到归宿般温暖,那么温柔的暖意。
        残月谷。
        少年被一个持剑的男人护在身后,看着前方犹如神明一般强大的男人,不断的挥剑杀掉一个个扑上来的坏蛋,那么多坏人,居然一个也没有碰到他。还记得大叔对他说要让敌人比你更加害怕,天明还不是很懂大叔的话,不过,总有一天,我要变得跟大叔一样强,我也要像大叔保护我一样保护大叔,这个想法深植心中,犹如一颗种子,那颗变强的心永远不会改变。
        天明手放在胸口上,犹如宣誓般。被护得很好的天明还有空闲左右张望,此刻,他被天上的一个黑点吸引了。黑点越来越大,离地面越来越近,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天明终于看清了,那居然是一个砂球!!真的,是个沙子聚成的圆球。天明还有惊讶着,盖聂一把抄起他,飞速后退了几步。只见那砂球把地面砸了一个大坑,本身却依旧严丝密合,连个缝隙也没有。天明惊叹,“大叔,这是什么”盖聂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摇头。
        此刻千里之外的某处,一个浑身罩在黑色斗篷里的人形生物仿佛察觉到了异变,不由地抬头,一旁下站的月神开口询问“东皇大人”“苍生如棋,而这天下的棋局,自有冥冥注定。一颗棋子,纵有千般本事,也不过徒劳无力。也罢,不过一个变数,传令,阴阳家全力寻找这个异数”“是,东皇大人”月神盈盈退去。
         早有作死的秦兵上前探查,用手中的长矛捅了捅砂球,好硬,这是倒霉的秦兵最后的念头。天明揉了揉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他居然看到在坏蛋拿武器戳砂球的瞬间,砂球突然变换了形状,此刻如同刺猬般生出长刺,把那个倒霉的秦兵串了个串。虽然很可怕,但是戳死的是坏蛋,单纯的天明此刻立马把未知的砂球放做了自己人,不对,自己球。
        其他的秦兵见状后退几步,一个头目模样的秦兵挥挥手,立马有一个小队的十几个人走前前,半包围了砂球,一同向砂球攻击。自然下场是被砂子化成的手里剑干掉。
         本来300秦兵就被盖聂杀了个差不多了,以一敌百,盖聂也不愧剑圣这一称号。剩下的秦兵好似忘记了本身的任务,齐齐地扑向砂球,结果可想而知。沙子自我保护似地干掉了所有对我爱罗有敌意的人。天明张大了嘴巴,上前好奇地摸了摸。盖聂还没及阻拦,天明手已经放上去了。 很奇异的是沙子化成一只手的形状把天明扔出去,却并没有伤到他。之后沙子退去,露出里面的红发少年,天明惊叹,天神呐。 肯定是神仙来帮助他们的,肯定是。红发少年悠悠转醒,警惕的看着他们,周围的沙子也蠢蠢欲动。天明眨巴眨巴眼,“我不是坏人,谢谢你帮我们干掉那些坏蛋,你是神仙吗” 神仙?少年摇头,我不是死了吗,见少年即沉默又疑惑,天明很自来熟的贴上去,“我叫天明,这是我大叔,他可是天下第一剑客,你叫什么名字啊”感觉到天明的善意,连一旁沉默警惕的男人也是基于陌生人的警惕疏离,一点也没有看到怪物的厌恶恐惧,看看周围的死人,一看就是被自己杀掉的,看他们的样子,是敌人吗。少年清清嗓子,略微沙哑的声音,“我叫我爱罗”“我爱罗?!”天明突然站起,我爱罗紧张了一下,谁知天明却是挠挠头,“好占人便宜的名字,我爱罗,不是说谁都爱着你吗,啊啦啦,我叫你小爱好不”叫什么都没问题啦,只是,“我的名字的含义是只爱自己的俢罗,不是。。你说的那样”声音低沉了一下,碧眼里满是失落。 “。。。”天明抬头,“大叔,俢罗是什么啊,我读书少,没什么见识嘿嘿”盖聂摇头,“我也不知道。”话虽如此望向我爱罗的眼神却是温和了一些。 “俢罗就是。。。”我爱罗四个字,声音越来越小,没再说下去。而是询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砂隐村。。。还好吗”“砂隐村,没听说过,大叔你知道吗?”盖聂摇头,“话说你为什么从天上掉下来的?难道你是神仙,砂隐是神仙住的地方吗?” “我从天上。。掉下来。。。我怎么在天上,不对,我不是死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我爱罗有些迷茫,他没有死,还出现在一个不知道的地方。“你找不到家了吗?我也没有家,要不你跟我们走吧,这里很危险,而且这里没有人烟,我们找个有人的地方问问,说不定会有人知道你的村子呐,对吧大叔”天明抬头看男人,盖聂点头,没有反对。 我爱罗思考了一下,当然在天明眼中只是沉默而已,最后点头,同意与两人一起行动。三人匆匆离开残月谷,一路上基本都是天明一个人在说话,我爱罗和盖聂都只是沉默。走了有几天,很少见到别的人,而所有的人都没有听说过风之国,据天明和他大叔所言,好像这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国家,更别说村子了。我爱罗很茫然,不知道该做什么,要做什么,整个人越发沉默,原本还会应两句天明的话,现在也不回答了。

        三人似乎摆脱了秦兵的追查,这天,正走着,盖聂突然倒下,把天明压在身下。天明呼喊着让我爱罗帮忙,我爱罗把盖聂扶在一旁,看着天明扑上去,很担心的样子,有些惊异。“你不知道他受伤吗”天明很难过的摇头,“小爱你知道怎么不告诉我”我爱罗语结,“我以为。。。”你们不想让我知道,我爱罗闭眼,不语。简单的帮他处理伤口,天明打水来给他喝,又到处跑着抓山鸡给他补充营养。我爱罗看他忙来忙去,索性闭目养神,结果天明还给招来了敌人。 我爱罗有些无奈地看着被人踩在脚下呼喊他救命的天明,微微往那边走了两步。“放开他”我爱罗左右扫了一遍,用砂衡缚把几个围着的人扔到一边。“你们这些嬴政的走狗,我项氏一族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是被沙子卷起浮在空中还被天明用石头攻击的少年,天明嘿嘿一笑,“你们不是很厉害吗?那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小孩,我不就烤了个山鸡吗,就那么凶地冲过来,你不是很能耐吗”天明吐舌。 “烤山鸡?”少羽一愣,“你们不是嬴政的人吗”我爱罗摇头,那火流星,,,原来是这个家伙烤山鸡不小心点燃的吗?那个背葫芦的少年。。。好强,少羽刚要开口解释,突然从背后感到一阵强烈的杀气。 我爱罗眯眼看向那边,一个体格巨大的力士向这边扑来,目标似乎。。。是天明!我爱罗撤回制住少羽的沙子,护到天明旁边。无双(壮汉)一拳打向砂墙,力量巨大到把沙子洞穿,却没有伤及后面天明的一分一毫。我爱罗趁着他努力想把手抽回的瞬间,“砂衡缚”壮汉用力地挣扎着,我爱罗顾及天明在一边,并没有下死手,不想,,,再被当成怪物。我爱罗挥手,把他扔出去。壮汉已经是伤得不轻,慢慢地爬向他们,最后到了几步远的地方,猛然爬起。速度惊人的快,少羽在一旁猛然把天明踢出去,天明和剑一起飞到后方。再想去拉我爱罗却来不及,说时迟那时快,刹那间便近身,这时,一把剑飞来,正中额头,剑身穿过头部,瞬间插到后面的树上。原来,仿佛被杀气激醒的盖聂勉强站起,见情况危急,飞速掷出那把名叫渊虹的神兵利器。而后盖聂就脱力地倒下。 再次醒来,盖聂发现身在马车上,身上的伤似乎被重新包扎,盖聂起身,看到天明及我爱罗在车顶,松了口气。车顶,天明和少羽在互相打闹,我爱罗坐在一边,换着扔石子的两人打着打着似乎把主意打到了他身上,默契的停战,转而攻击他。我爱罗一动没动,任由沙子把石子打飞。 玩闹着两人不知是谁的石子扔到马车前面打到了范师傅的脑袋,面对怒目,天明少羽不约而同的指向我爱罗。谁知范师傅摇了摇头,“你以为谁都和你们两个一样吗,胡闹。少羽,大丈夫敢做不敢当”言下之意,小爱是好孩子,你们两个熊孩子自己做错事还不承认,真是太过分了。“范师傅,我们错了”天明依旧懵懵懂懂地,不过也知道是在说他,年幼时的市井生活让他学会了如何分辨别人的颜色,虽然那老头只是说少羽,可是,,,少羽立马认错,如果不认错,范师傅又该说一通了。意外地听懂范增言下之意的我爱罗则是惊讶,我这样的,,不会干?不小心做了别人家孩子的我爱罗有一丝喜悦,我也被夸奖了,,,这是不曾有过的。

夜斗X巴卫!!!

心情好去开云雀和凛的同人吧,云雀做审神者

云雀恭弥X三浦春,家教乙女粮好少,点进去都是腐

云雀恭弥X远坂凛
迹部景吾X美缀绫子
即将要开的文,说不定也能成为冷圈开创者

脑洞

cp远坂凛X赤司征十郎
cp美缀绫子X迹部景吾
大体就是圣杯战争后美缀父母担心她让她转学到了冰帝,而原本并不平静的学校因为转学生/交换生更加不平静了,转学生:赤司,齐木楠雄,高中生木之本樱,大道寺知世,李小狼,狱寺隼人,山本武,泽田纲吉。原本想跟妹妹一起度过最后平静的高中生活的凛崩溃了,魔术遇上魔法遇上超能力遇上火焰,想到再补充。
凛&知世:这世界上没有比小樱更可爱的存在,没有!

存个脑洞

海藤瞬小天使当个审神者
海腾:原来我的使命不是和Dark Reunion做斗争吗
对付桑神介绍:我是漆黑之翼,请不要靠近我,我右手封印着原力,别过来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