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

怎么办系列10

       尽管给了选择机会倒霉中招的人也都“自愿”的选择了吃饼干,有幸看到了同田贯,大俱利和和泉守,岩融的女体形态,那些脸如娇花的一个也没中招,不过女孩子的大俱利脸好白,身材超级棒,和泉守是娇小型的,肤白貌美长发及地。“主人现在是男孩子可以跟我们一起睡吗?”撒娇小能手今剑凑近,“我也要一起!”居然还有这种方式,“来我们粟田口,我们地方大”鲶尾凑热闹,“好啊那就合宿吧,只限短刀肋差和萤丸,笑面青江除外,当然打刀以上有愿意的可以吃块饼干”无需手术的变性机会,机会难得。
      “主公还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鹤丸躲着那么多人偷偷找她,“有趣的。。。”说起来贪婪大陆的卡片自己带出来好多张,除了荷尔蒙饼干这种恶趣味发作的卡片,其他的都是拿的实用的,大天使的呼吸,侍女熊猫,产酒之泉,丰收之树,给死者的往返明信片,美肌温泉,回忆摄像馆和虚拟餐厅,即兴书。每次打开都是不同故事的即兴书可以送给短刀们,如果他们能看懂见鬼的猎人通用语的话。“真的能跟死者通话吗?”“可以啊,我们那的人死了都可以被召唤出来,只是通话而已”看着他脸上难得的深沉,沧夜误会了,“鹤丸有想见的人吗?”“主公大人也会吗?”鹤丸语气微妙起来。“会倒是会,不过秽土转生需要死者的基因还有祭品,在没有合适的祭品之前我也不能那么干啊”“如果有呢?”“那也不干,只是思念仇恨就不要去打扰死者清净了,如果是大事也轮不到我出手啊”“大事?”“像之前关乎生死存亡的三战,对方用了秽土召唤出战国时期的强者我们打不过当然要召唤同时代的强者帮忙打架了,你不知道斑爷一个人对上几万忍者,一上来只凭体术就干翻了几十个,那种强大的力量,我们那个时代的强者根本打不过”资深斑吹的沧夜一提到斑爷就话唠起来,“主人的世界真是精彩啊”鹤丸坐在栏杆上,只是听着就能想象到那绚烂宏大的世界。“想去吗?虽然对你而说有些危险”“。。。!”鹤丸没有说话,但心里有这么一句话刷屏,还有这种选项!与其跟大家一起努力留下她,留在这个方寸之地,还不如跟着主人去见识更新奇的世界。鹤丸的心快速跳动起来,“主人愿意带我?”“看你表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