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

接连更换主人的本丸来了个新主人是忍者随身携带尾兽大杀器还混过猎人世界几近全能你让我们怎么办

“早上好主人”秋日的清晨空气有些凉,出门散步遇到正在打扫庭院的平野和前田,两个小短刀看到她停下手里的动作,认真的跟她打招呼,“早,平野,前田”沧夜拉拉身上的外套,“需要帮忙吗?”“不用了主人我们两个来就好”两个孩童身形的短刀加快手里动作,“已经快要扫完了”庭院里的零落枯叶被归到一起,看来是不需要她插手了,“那你们两个忙,辛苦了”沧夜开始在本丸闲逛,路过某个部屋听到冷清舒缓的诵经声,驻足停留一会,继续前行。田地里两个人影在嬉闹,似乎没有在干活,“啊主人”短刀侦查到她的靠近,把手里的萝卜和柿子放到她手里,“这都是我和岩融亲手摘的哟,是不是很厉害”“今剑很厉害”沧夜随手从口袋里摸了一块巧克力给他,“喔,谢谢主人”“要一起去吃早餐吗?”沧夜邀请他,“好啊”今剑跟上她的脚步,岩融叹了口气,头顶着菜筐跟上。今日食当番由堀川,和泉守担当,同为新选组的清光和大河守安定在打下手,当然主力是堀川。和泉守在摆盘,听到清光兴奋的喊声手一溜,差点把盘子扔了,接住落下的瓷盘,和泉守松了口气,对上她含笑的眼神,“这么直勾勾看我是不是成为我的粉丝了”沧夜含笑不语,“要成为粉丝也是我的,毕竟我这么可爱”清光挤开安定,似乎刻意又不经意的露出他的手指,“嗯嗯,清光最可爱”清光朝和泉守露出个得意的眼神,沧夜撸起袖子,“我也来帮忙吧”早餐还是传统的日式早餐,煎青花鱼,饭团,海带味增汤,腌萝卜,样式简单但是要准备几十份也不容易,好想用分身术,沧夜洗干净手开始捏饭团。
饭毕沧夜继续在本丸闲逛,走到一棵枫树下,迎面一道白影靠近,下意识做了个防御动作,一团带着香气的物体朝着她的面部扔过来,“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啊”沧夜从头发上拿下一朵花,被仔细去除柄部的花即使往脸上扔也不会划伤人,“如果不是用野菊花的话说不定会吓到”“那用什么花呢?”“樱花?”“大秋天的哪来樱花”鹤丸拍拍树干,示意她红叶的存在,“鹤丸来场樱吹雪好了”“哦呀那可。。。”话音被极速奔来的长谷部打断,“阿路基,我压切长谷部请求担当近侍一职”沧夜从脑袋里掏出关于近侍的资料,“那这周由长谷部担当吧”“是的阿路基,那么大人由我来陪您参观本丸吧”长谷部迅速进入角色,“好,鹤丸要一起来吗?”“我就不去了,今日好像是我的田当番”“那鹤丸殿好好当值,阿路基我们走吧”“改天可一定让我看到哦”沧夜还不忘提醒一句,“这可真是。。。”鹤丸望天,锄头被扔到他面前,只看到一个披着白布的背影,鹤丸摸摸鼻子,拎着锄头跟上。“新任主公也是个有趣的人呢”“你是在跟我一个仿品炫耀吗?”几句话就得到主公青眼的家伙,“哈哈山姥切是在羡慕吗?”把兜帽从头顶一扯山姥切低头,一开始就看到他在树后面,不过沧夜以为他不想被发现就选择了忽视。却被山姥切误会了,仿品连被注视的资格都没有吗?
接连不断的更换主人,本丸所有的刀剑都陷入一种不安的状态,如果他们做什么能留住主公,全体成员都毫不犹豫的去做。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些人也太黏人了吧,不说恨不能什么都替她做了的长谷部,其他刀剑出现的频率也有点多,在廊下喝茶的老刀组频频邀请她喝茶,虽然能懂那些意趣不过频率是不是太高了些,在庭院里呆一会会被大型犬似的狐狸请求梳毛,九喇嘛倒是混的不错,常驻地盘已经变成整个本丸了,哪个刀派的部屋都住过了。不过月半,沧夜就跟多数刀剑混熟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