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

审神者大人格外喜欢黑红配色你让其他人怎么办!

      “啊小老虎”换好睡衣准备和哥哥们一起睡觉,却发现自己的小老虎都不见了,五虎退泪眼汪汪的拜托兄弟们帮忙找,粟田口们全员出动,看到在庭院中露天烧烤的新任主公,身边也已经围着不少付桑神了。少女翻动着火堆上的肉串,不时割下一块放到面前摆着的盘子里。“怎么可以让主公大人自己动手”长谷部激动地在周围转来转去,被塞了一串烤肉,极为幸福的噎着了。“主上需要帮忙吗?”虽然马上要睡了不过头发一丝不苟的烛台切穿着雪白的白衬衫,袖口挽到一半,露出手肘,试图帮忙。“不麻烦您了,我自己来就好”沧夜摇头,递给长谷部一杯茶水。“阿鲁及。。。”长谷部感动的笑中含泪,在一旁打扇送水。被香气和热闹吸引来的不止这几个,除了个别喜静的刀派和个人,本丸刀帐大部分刀剑都聚集到庭院里,很有再开一次宴会的意思。“主公大人是没吃饱吗?”烛台切关切的看着她,大有作为掌勺人居然没让主公吃饱的遗憾,“我吃的很满足,就是九喇嘛没有吃饱”沧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口,“九喇嘛喜欢肉食,尤其是鸡腿之类的,豆腐还是不要给他准备了”“这位大人不爱吃油豆腐吗?”小狐丸偏头,头上两丛类似耳朵的头发动了一下,“不吃”九喇嘛埋头于肉堆,九条尾巴像一朵赤色的花在空中飘舞。“九喇嘛大人是传说中的九尾狐!”小狐丸不掩激动,“好,好厉害”五虎退与短刀们发出惊呼,“九喇嘛是最强的”听过九尾狐故事的沧夜拿袖子掩面,“人家都是一条一条萌九尾,九喇嘛可是一步到位呢”“。。。”九喇嘛尾巴在她腕上抽了下,不爽的盯着她。“哈哈哈那真是了不起的大人啊”穿着深蓝狩衣的青年陡然出声,音色有些奇妙,带着古朴的韵律,沧夜顺着声音看过去,对上了一双美丽的眼睛。“三日月宗近。。。”迅速闪过关于他的资料,沧夜微笑了下,没有接话。
“主人的佩刀是。。。那位大人吗?”小乌丸带着惊讶赞叹和崇敬的语气,“天丛云”沧夜从腰间抽出,小乌丸双手接过,“也可以叫他草剃剑”直刃的长剑无坚不摧,不过在宇智波拆迁流下也只是作为试探用,所以当佐助把他送给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说起来眼前这把刀好像和草剃很有渊源,黑红的配色也很有亲近感,沧夜心里对他亲近起来。九喇嘛吃完她储备的食材,“主人主人,可以帮我涂下指甲油吗?”余下的物件刀男们抢着收拾,正感无聊想找个借口离开时一双手伸到她面前,沧夜看了他一眼,再看他手里的指甲油,从腰间暗袋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卷轴,解封,大件小件的盒子落到地上,沧夜拿了一个粉色盒子,打开,108色的指甲油排列整齐,颜色齐全,还有各种专业的工具,“清光喜欢哪个颜色?”“主人也喜欢涂指甲油吗?”清光呆了一下,连忙把左手递过去。“这是特地为清光准备的”沧夜先拿出卸甲油仔细的清理原本的涂层,“为我准备的”清光继续恍惚的重复,他后面的大河守安定用手肘重重给他会心一击,才反应过来,一阵迅猛的飘花,一片花瓣落到刚涂好的指甲上,沧夜迅速又涂了一层,格外特别的装饰就此保留在他指尖。

评论

热度(13)